定兴县生活网

栏目导航

推荐文章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科技前沿

赵司令让张桂堂记着,有个叫龚石竹的女子 严歌苓《6

发布日期:2020-09-18 03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责编:刘稚 责校:李义洲

长篇小说《666号》首版

......

赵霖宇决定不让石竹再跟队伍走,把她留在了一个十几户人的小屯子里。可是第二天黄昏队伍刚宿营,石竹就出现了。她偷偷跟着队伍走的。赵霖宇发了大脾气,石竹哭着拽他的袖子,拽着,跟着,打她的手她都不撒。赵霖宇也泪汪汪了,又派人把她送到附近屯子里,可过了几天,发现石竹还是出现在宿营地。十六岁她就跟着队伍走,跟着赵霖宇走,司令心里一盘地图,她心里都印下来了。眼看石竹怀胎七个多月,肚子大得吓死人,队伍宿营在一个废煤窑里。当地交通员把赵霖宇跟石竹接到一户老乡家。赵霖宇要媳妇儿上炕睡,自己坐炕上吸烟,写密电文件。石竹用根布带子拴在男人的军皮带上,迷糊着了。过两个钟点她醒来,扯扯布带子,还在坐着的那人腰带上,这才放心大睡。天明她一屁股坐起,见布带子那头拴在房东家闺女的围裙上,闺女坐在炕上纳鞋底,看着她哧哧笑,说她男人昨天晚上就走了。这都是赵霖宇后来派人到那户人家打听出来的。打听的人还带回石竹写的字条。龚石竹分娩后,在那户人家住了一个月,就抱着孩子悄悄走了。留的字条说,她找孩子爹去了。

就在张桂堂背上,赵霖宇的私人故事也就听来了。赵司令让张桂堂记着,有个叫龚石竹的女子,二十岁,让他给落在了一个叫五道营的屯子里。 龚石竹是跟着父亲一块参加抗联的,十六岁认识了赵霖宇。抗联给俩人办的婚礼,几个吹口琴的吹了一支俄罗斯民歌,大家在树林里跳了一阵舞,就算仪式完成天天行军,宿营地的树林又深又密,找个背风地方,拉上一件棉大衣,战士们就不过来了。大衣后面,雪地就是婚床,不耽误他们干柴烈火。龚石竹的父亲牺牲后,赵霖宇又是爹又是丈夫。那么进攻、撤退地忙,也不耽误十七岁的石竹怀孩子。龚石竹可真能怀。第一胎跑着撤退就跑下来了。第二次,她怀上了,还蹦着打榛子,热乎乎的一坨儿落到裤裆,又顺着裤腿落到地上,趴地上仔细看,胚芽的小小赵司令就在一坨血肉里。到了龚石竹怀第三胎,赵霖宇派人护送她到一个名中医那里抓药,怀到了六个月,石竹喜盈盈捧着肚子,提前抱孩子似的,对赵霖宇说,这次小霖宇待住了,四肖中平特100,两 只小手揪得她可紧了,她感觉得真真的,小手揪着她在她肚肠里荡秋千。那年石竹十九岁,脸蛋上两片红雾,眼珠子跟剥了皮的山葡萄一样,汁水欲滴,不是抗联的饥荒让她美艳,是身孕的功劳,并且是赵霖宇让她怀上的身孕。

(约1300字)

人民文学出版社,2020年

Power by DedeCms